当前位置: 白银新闻中心 > 书画艺术 >
保利香港2020春拍
时间:2020-06-08 17:20   作者:白银新闻中心   来源:

藤田嗣治作为二十世纪初「巴黎画派」中最特别的艺术家之一,他将日本传统绘画精致而蜿蜒的线条及东方的留白空间美学融入油画创作,以标志性的技法、浪漫的色彩以及作品中独特的东方审美使其在大师辈出的「巴黎画派」中出类拔萃,奠定其重要的国际艺坛地位。

1910年代末期,藤田嗣治在二十世纪初的巴黎崭露头角,1917年首次于巴黎歇龙画廊创办个展,毕加索断言「今后两三年内,藤田嗣治将位居于马蒂斯于毕加索之间,其作品将备受瞩目。」这一时期的藤田嗣治是巴黎艺坛最耀眼的「巴黎的宠儿」。三十年代作为艺术家最为耀眼的「黄金时期」的延续,也集中体现了藤田嗣治对于「和洋相融」创作理念的践行与逐渐成熟,本次上拍的《奥迪尔.卡梅赫肖像》创作于1931年,完整体现艺术家三十年代对女性肖像描绘的特点。


《奥迪尔.卡梅赫肖像》 1931 年作 水彩纸本 40.5 x 30.8 cm. 来源 欧洲私人收藏 亚洲私人收藏 附日本东京东京美术俱乐部鉴定委员会开立之原作保证书

《奥迪尔.卡梅赫肖像》画中主角是当时藤田嗣治在巴西居住时,法国驻巴西大使的女儿奥迪尔.卡梅赫,画面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艺术家在此时期以日本精细的工笔画笔触融入到西方肖像绘画的特色,人物发丝精细到微毫,流畅精密而富有蓬松感,少女的肤色与纸张背景的米白融为一体,肤色与纸张背景相融,这种独特的创作手法可追溯至日本美学意识的核心之一「间」。「间」以「留白」「静止」的形式呈现,化作作品的韵味。艺术家再以擦拭般肌理的浅灰制造出人物的肌理立体感,也在肖像轮廓线之外描绘出一层淡雅的光圈效果,同样也是艺术家二三十年代肖像绘画的一大特征。藤田嗣治的作品见证了其将日本传统绘画的技法及传统美学概念融入强调光影明暗对比的西方绘画,人物刻画上融合西方古典女神的姿态,却从气质上透露出浓厚的东方韵味。


《藤田嗣治全集》第31-98图《奥迪尔.卡梅赫肖像》手稿


喜多川歌麿《扇屋内花扇图》约1793-1794年作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五十年代的藤田嗣治经历了拉丁美洲的游历,重回日本及战乱等十余年的漂泊生活,最终得以重返巴黎,开启其第二阶段的巴黎创作生涯。此时,藤田的作品与早期有明显转变,在保留纤细柔美的人物肖像线条同时,色彩构图上运用更趋于成熟丰富。在创作题材上,也从裸女这一主要题材转向对孩童的描绘,也许因为此时处于晚年的藤田嗣治未有子嗣,抑或经历战乱而回到法国的艺术家心境上有了巨大改变,孩童代表着的纯洁善美与希冀正是艺术家在此人生阶段渴望需要的。


《系红色蝴蝶结的小女孩》
1961 年作
油彩画布 24 x 19 cm.
来源 法国私人收藏(直接得自于艺术家)
苏富比巴黎2017年3月24日编号31 现藏者购自上述拍卖
此作将收录于由希薇.布伊森正筹备编纂的《藤田嗣治作品编年集》

藤田嗣治与妻子于1959年接受洗礼,不仅代表身份上归入法籍,更表明艺术家对文化思想上对西方天主教的皈依。此次上拍作品《系红色蝴蝶结的小女孩》创作于1961年,画面中肖像线条的勾勒可见藤田一如既往细腻的笔触,肖像面容的描绘手法明显可见西方宗教绘画对人物面容处理的影响,孩童的脸庞饱满可爱,齐平的刘海造型俊俏别致,金棕色的发丝在艺术家精密的笔触处理之下显得越发光泽柔顺。二十世纪著名艺术评论家罗伯特.雷曾评论道,「所有这些小女孩都有着如丝绸般光滑的前额。他们的神情是严肃的,张大的瞳孔看似空洞地注视着,却又犹如一潭深不可测的井水,荡漾着无法言说的智慧,让我们观者不禁想要低下眼神躲开这些来自孩童的锐利注视眼神。」女孩身上的绿色格纹与鲜艳明亮的红色蝴蝶结产生鲜明对比,使得画面色调愈加欢快。细细端详画面背景的白色颜料,实则也充满艺术家笔触光影的渐变处理,层次细致丰富。《系红色蝴蝶结的小女孩》作品可见艺术家娴熟的以冷暖色调塑形的技法,结合了如早期描绘裸女时灰色色度渐变的背景,完整呈现了藤田嗣治从早期至晚期艺术创作技法的递嬗与转变。


菲利普.利皮《圣母子荣登圣座与天使》约1440年作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藤田嗣治的画中,无不体现着东方特有的审美观,以及对日本传统绘画技法的传承,他创作生涯中的人物画作不仅体现了他对西方艺术题材与技法的娴熟掌握,更为日本画的传承与突破作出了完美的示范,他巧妙地平衡了东西方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审美,并用他特有的东方情思征服了巴黎。

保利香港2020春季拍卖

现当代艺术专场

预展|

拍卖| 7月10日下午3时

地点| 保利香港艺术空间

香港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1期7楼701-708室

编辑:

上一篇:巴塞尔艺术展宣布取消瑞士展会
下一篇:徐冰:给年轻艺术家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