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白银新闻中心 > 书画艺术 >
弗里兹线上展厅哪家强?中国画廊大放异彩
时间:2020-05-12 17:20   作者:白银新闻中心   来源:


Oliver Herring, Nick,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ANK.

来自世界各地的200多家画廊参加了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首届在线展厅。本次在线展厅周三向 VIP 开放,周五则向公众开放,并将持续开放至5月15日。来自英国的弗里兹艺博会每年会在兰德尔岛(Randall s Island)举办其纽约版本的展会,但今年由于 COVID-19 不幸被迫取消。

不寻常的展览方式和特别的展览单元让新的在线平台充满生机:October Gallery 精选了 游手好闲 的著名作家威廉 S 伯罗斯(William S. Burroughs)创作的诡异喷绘作品以及一扇布满弹孔的门,而 向芝加哥致敬 单元则重点展示了芝加哥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格特鲁德 阿伯克龙比(Gertrude Abercrombie)、埃弗兰 斯塔辛格(Evelyn Statsinger)和莫利 祖克曼-哈特(Molly Zuckerman-Hartung)等。

虽然有些多次参观过艺博会的人可能会怀念乘坐水上出租车的机会,也会对巨大的弗里兹帐篷念念不忘,但另一些人则会倍感慰藉,终于可以在家中穿着睡衣和拖鞋而不是符合艺术界的套装制服,舒服自在地浏览丰富的展品。Artsy 精选了艺博会数家著名画廊的虚拟展位,并将在下文中呈现这些不能错过的亮点。


Attributed to Nokkoist (aka Bear s
Heart), Southern Cheyenne,
Central Plains, ca. 1875-78.
Courtesy of Donald
Ellis Gallery, New York.

纽约的唐纳德 埃利斯画廊(Donald Ellis Gallery)将带来艺博会上一批最古老的展品,即来自大平原地区(the Great Plains)的原住民于19世纪创作的纸上作品,以及一件平纹细布(muslin)作品。由于没有书面语言,这些 Ledger艺术 (大平原地区原住民的叙述艺术)帮助拉科塔人(Lakota)、克罗人(Crow)、阿拉帕霍人(Arapaho)和夏安人(Cheyenne)部落记录了历史。


Attributed to Mad Bull, Southern Arapaho, Central Plains, Ledger Drawing, ca. 1880.
Courtesy of Donald
Ellis Gallery, New York.

Ledger 绘画从原住民的角度,记录了这个国家历史上动荡而重要的一章, 唐纳德 埃利斯说道。这些绘画的售价在5500美元到25万美元之间,其中的高价预留给平纹细布作品。直到19世纪,大平原部落才通过贸易获得了纸张。 这些非凡的艺术作品以一种直接且真实的方式抓住了时间和空间的历史脉络,这与我所遇到的任何其他作品都不同, 埃利斯说, 我的初衷是让这些艺术品获得它们应有的观众。 取决于购买者的意愿,画廊将把所有销售额的20%捐给美国印第安人健康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Indian Health)、纽约市 COVID-19 紧急救援基金或为老人送餐的 流动餐车 (City Meals on Wheels)组织。


Olga de Amaral
Riscos y oro 2 [Crags and
gold 2], 1985, Richard Saltoun.

为了纪念现代美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的 墙饰 (Wall Hangings)主题展成功举办50周年,伦敦的 Richard Saltoun 画廊在现代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开创性的纺织品展览,展出的作品重申了这一媒介所蕴含的潜力。奥尔加 德 阿玛拉(Olga de Amaral)的作品《峭壁和黄金2》(Riscos y Oro 2 [Crags and Gold 2],1985年)是其中的亮点之一,这条巨大的镀金窗帘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天花板:由织物做成的松散布环缠绕着垂直的纤维栓柱,一撮撮绒毛从不同的角落中恣意冒出,增强了蓬乱的质感。


Ulay Untitled, 2000-2018, Richard Saltoun.

目前,画廊已经将德 阿马拉(de Amaral)、古斯塔沃 佩雷斯 蒙松(Gustavo P rez Monz n)、比斯 拉扎里(Bice Lazzari)和布伊奇(Bui?)的作品成功出售给了来自美国的私人收藏家。


Ballerina, 1989, Marc Straus.
Chairman, 1992, Marc Straus.

罗娜 庞迪克(Rona Pondick)的雕塑作品以幽默的方式审视女性气质,并带有浓厚的怪诞色彩。庞迪克的美学和主题让她的作品在风格上与路易丝 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伊娃 黑塞(Eva Hesse)和莎拉 卢卡斯(Sarah Lucas)等人都有异曲同工之处,但与其他人相比,她的名字在收藏界并不那么出名。 我们希望着手扭转这个问题, 纽约的经销商马可 施特劳斯(Marc Straus)说道。他画廊展出的作品价格既包括1万到2万美元的区间(譬如一对依偎在芭蕾舞拖鞋中的婴儿奶瓶),也可以高达10万到25万美元(一件大型装置作品的价格)。


Stefan Br ggemann, Red
(Hyper-Poem Lockdown),
2020, Hauser Wirth.
Matthew Day Jackson,
Solipsist XIX, 2020,
Hauser Wirth.

在周三弗里兹在线展厅预展开幕后的三个小时内,豪瑟沃斯(Hauser Wirth)已经取得了近500万美元的销售额。乔治 康多(George Condo)的《疏远数字3》(Distanced Figures 3,2020年)是一幅艺术家标志性的后立体主义怪异风格(post-Cubist)画作,而仅此作品就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由于 COVID-19 的传播,康多在隔离的情况下创作了这幅作品。对艺术家而言,这次的高价让形势迅速发生了转变,但也同时也提出了一个问题:《疏远形象1》和《疏远形象2》(Distanced Figures 1 and 2)究竟是怎么回事?


George Condo, Pictures of My Mind 1, 2020. Hauser Wirth.

包括保罗 麦卡锡(Paul McCarthy)、亨利 泰勒(Henry Taylor)、洛尔娜 辛普森(Lorna Simpson)、米卡 罗滕伯格(Mika Rottenberg)和拉希德 约翰逊(Rashid Johnson)在内的艺术家也为画廊的虚拟展位贡献了近期的作品。豪瑟沃斯的许多作品照片似乎都直接来自于艺术家的工作室 涂满颜料的桌子、空架子、老旧的暖气片,背景中甚至还有艺术家(松谷武判)凝视着一幅待售的画作,为画廊的虚拟展示增添了特色和魅力。

据豪瑟沃斯总裁马克 帕约特(Marc Payot)介绍,画廊特别采用了这样的低保真度照片和视频来反映当下的挑战和可能性。他表示: 这是一次独特的机会,让我们可以邀请观众进入艺术家们的私人世界 它是一场非常特殊的体验,而这种体验只有在数字形式下才能完成。


Iman Raad, Bittersweet, 2020.
Iman Raad, Pensive Bird in the Dusk, 2020.
Iman Raad, Centifolia, Melancholia, 2020.
Iman Raad. Courtesy
of Dastan s Basement.

伊曼 拉德(Iman Raad)的绘画作品用色大胆且丰茂,是雨天里的一剂良药。在未施底色(unprimed)的画布、玻璃、胶合板和铜板上,水果、刀、花朵和火焰等主题以明媚的黄色和粉色登场,格外耀眼。

画廊指出,虽然拉德对数字拼接图像感兴趣(灵感来自于模糊的屏幕),但这位出生于伊朗、工作于纽约的艺术家依旧希望 坚持完全真实的自我,并忠于自己的传统和背景 。数字与传统在他的构图中和谐共处,一件印刷作品的价格约为2500美元,而一幅画作的价格则为1.25万美元。


Marina Weffort, Untitled,
from Tecidos series, 2017.
Marina Weffort, Detail of Untitled,
from Tecidos series, 2020
Courtesy of Cavalo.

玛丽娜 威弗尔特(Marina Weffort)的艺术制作工艺并不寻常。她从色调柔和、细密缝制的针织品中抽出丝线,创作出精巧的织物作品。她的作品并不追求重量和存在感,而更强调轻盈和负空间(negative space)的概念。威弗尔特把它们固定在离墙一英寸的地方,如此一来,织物既可以在空中荡漾,也能够同时保留其原本的形状。大多数作品有着矩形的边框,框内则以网格或三角形的形式展现,让人想起了艾格尼丝 马丁(Agnes Martin)安静、沉思的创作。这些作品在里约热内卢画廊 Cavalo 的虚拟展位上出售,价格从3300美元到1.09万美元不等。


Oliver Herring, David W. (2), 2020.
Oliver Herring, Mike P., 2019.
Oliver Herring, Taylor, 2018.
Oliver Herring, Andrew,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ANK.

奥利弗 赫林(Oliver Herring)用彩色铅笔在纸上勾勒不同的肖像,人物形象鲜活、松散,营造的亲近感掩盖了艺术家与缪斯之间的关系。这位德国艺术家在克雷格列表(Craigslist)上征集到了他的大部分创作对象。画作的价格在1万到2万美元之间,画中的裸体男子有的披着窗帘,有的躺在花床上,有的侧卧在花纹枕头上,有的则身处各种浪漫、多彩的背景之中。然而,当他们摆弄着魔方或举着 iPhone 自拍时,却出卖了自己彻头彻尾的当代人身份。


Gao Yuan (高源), The Omen (征兆), 2018.
Gao Yuan (高源), Coma(昏迷), 2020.
Gao Yuan (高源), Wukang
Road (武康路),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apsule Shanghai.

现在是逃避现实的最佳时机,而高源的超现实主义短片《她从暗处来》(Cloud of the Unknown,2019)更大篇幅描述了逃避主义(escapism)的主题。该作品售价1.1万美元,共有七个版本,其中有两版艺术家的样片。影片中的背景音乐萦绕耳旁,飞舞的勺子、安静的船坞、空荡荡的街道,还有一只漂浮的白色手掌 它顺着树干拍打着,引导孤独的主人公进入奇幻的新境域。在现实层面上,影片匪夷所思的动画也将观众引入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新世界。如果说影片的意象是孤独的,那么它也至少被注入了一丝魔幻感。

胶囊上海还展出了这位中国年轻艺术家的绘画作品(每幅7000美元),其中很多都来自于《她从暗处来》中的场景。


Mestre Didi, Opa Orun Ninu
Scepter of Space from Beyond, n.d.
Mestre Didi, Iwin Ol Ati Eye
Loke Majestic Ancestor of the
Tree with a Bird on Top, 1977-78.
Mestre Didi, Opa Ope Ibiri Ati Exin
Meji Scepter of the Great Old
Mother with Two Spears, n.d.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lmeida e
Dale Galeria de Arte.

Di logos 单元展出了由纽约巴里奥博物馆(El Museo del Barrio)领导层策划的拉丁美洲及拉丁裔(Latinx)艺术家的作品。来自圣保罗的 Almeida e Dale 艺术画廊正在展出艺术家 Mestre Didi 的棕榈骨雕塑,价格在1.6万美元到4.7万美元之间。这位非洲裔巴西艺术家于2013年去世。他将棕榈骨扭成垂直的锥脊,两侧点缀着优雅的饰环,并将缤纷的贝壳、彩绘的皮革和稻草涂抹在雕塑之上。


Kevin Beasley Untitled, 2018, Casey Kaplan.

尽管在线展厅有着二维的限制,但纽约凯西卡普兰(Casey Kaplan)画廊依旧选择在弗里兹展位上打造一个虚拟的 雕塑花园 。此次展出的作品由大量材料组成 金属、木头、裙子、硅胶、大理石、鞋子等,让雕塑显得格外俏皮与活泼。凯文 比斯利(Kevin Beasley)的作品《无题》(2018年)售价17.5万美元,由树脂涂层的服装制成,赋予了破旧服装以自身历史的力量。萨拉 克劳纳(Sarah Crowner)的一组大理石翅膀(均为2020年的作品,售价2.5万美元)同样将飘逸的形式转化成了坚实的、紧贴地面的艺术。在这样的方式下,画廊展示了艺术家们跨时代、跨地域的作品,梳理出概念和形式上的联系。


Sarah Crowner Wings after a Ballet (Sodalita), 2020, Casey Kaplan.

卡普兰和他的团队为这个 雕塑花园 工作了数月。 尽管我们都面临着向各种网络平台转型的挑战,但我们依旧认为,完成最初的愿景很重要, 卡普兰说, 精心挑选的图片、描述性的文字和展台效果图,这一切有助于温和地引导观众,让他们自由穿梭于自己创造的想象空间之中。

编辑:

上一篇:疫情下的艺术生态之市场篇 ②
下一篇:没有了